查看最新消息编者按:在互联网人眼中,2020年是神奇的。从年初的私域流量热议,到追逐直播销量,再到年底社区团购的兴起,似乎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定义2020年。改变。回首当下,公司在奋力前行的同时,隐忧也逐渐浮现。至此,新浪科技推出了“回头看”栏目,试图梳理这家巨头过去一年的路径和业务变化。希望他们能摆脱岁月的焦虑,朝着更具挑战性的2021年迈进!新浪科技哈娜子健 2021年1月9日晚,在成都,著名音乐人汪峰前来助阵,其中三首歌曲《勇敢的心》和《光明》两首歌更适合形容当下的李斌。李斌和他邀请的嘉宾,包括一群蔚来投资人,坐在第一排,正对着汪峰,在唱起上升的时候,他们也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高高地握手。这两首歌完美地描述了现在的李斌和他的心情。就像一年前,蔚来车主组了一个管弦乐队,将《2019年最坏的人》改编成一首歌,当场送给李斌。李斌听着苦笑,真正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2020年是蔚来重生之年。李斌在首款旗舰轿车7上市时就用这句话说起,股价跌至一元多,2019年下半年继续裁员。 2020年半年时间,随着融资的逐步推进,蔚来初步走出了阴霾。一直在融资的蔚来,2019年12月,蔚来在深圳官网发布了蔚来6,此前传闻中的这款车并没有出现。当时普遍认为,由于资金链紧张,蔚来已经无法再造轿车。蔚来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在2018年达到亏损高峰时,财报披露全年亏损22338亿元。 2018年,蔚来仅实现了蔚来8的交付。同时,蔚来6的研发也在进行中。蔚来2018年筹集的10亿美元只是杯水车薪。不断增加的亏损将蔚来拖入了恶性循环。没有足够的钱来筹集资金。融资后,他们继续烧钱,但钱不够用。这也直接导致蔚来在2019年推迟轿车项目。在2019年10月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蔚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宏表示,蔚来可能不会很阳光,但绝对不会死。这几乎成为蔚来管理层2020年的注脚。但转机出现在2020年初。在2020年2月6日至3月5日的一个月内,蔚来发行了三笔可转债,募集资金435亿美元。 4月29日,蔚来宣布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落户达成协议。根据投资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两个月后,本次战略投资完成注资。期内,蔚来还清追加发行总额约为 5 亿美元。到 2020 年底,蔚来汽车还通过另外两项募集资金筹集了 173 亿美元和 265 亿美元。蔚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蔚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99亿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蔚来账户现金增加18566亿元至19556亿元。以此推算,到2020年底,原本缺钱的蔚来账户里可能有400亿元左右的现金。至少目前来看,资金短缺不再是蔚来最紧迫的问题。缓解财务压力后,股价一度超过1股的蔚来,在2020年收盘日,市值较谷底上涨11倍,超越比亚迪成为中国市值最高车企,而蔚来的交付量仍不及比亚迪。零。还在吗?在解决了燃眉之急之后,蔚来的先见之明是,谁是蔚来的对手,谁会给蔚来带来最大的威胁?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一样的,蔚来的对手对蔚来的威胁最大;也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蔚来的对手有很多,但最大的威胁来自另一个。 2021年1月1日,特斯拉在中国推出国产四驱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相比之下,蔚来的两款类似车型6和6起价分别为368万元和358万元。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首次拥有该车的价格直接设定在蔚来的产品价格范围内。虽然包括李斌和秦立宏,但2021年不到半个月收到的所有采访都表示,蔚来的对手不是特斯拉,新能源汽车也不是零和游戏。相反,汽车公司应该团结起来,把更多的燃油车车主变成电动车车主。 7上映的第二天,李斌就参加了几次采访。在一天的最后一天,在 Q 之后公众人物的命运。不过,李斌依然坚持蔚来的对手是(奔驰、宝马和奥迪。从蔚来8开始,蔚来就被视为对手,对标宝马5、奥迪7等车型,而6和6则是针对宝马3) 、奥迪5和奔驰系列。而新发布的蔚来7,李斌认为这款车型最大的对手是宝马7系。即使在蔚来车主社区,秦力宏在回答车主问题时也提到了宝马7。不,一位蔚来的产品经理告诉新浪科技,2021年蔚来最大的困难是,无论李斌和秦立宏如何向外界表达,都很难改变大家的印象,这也是第一次对于两家车企同价位的正面交锋,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在蔚来1月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交付量上。蔚来内部人士,早期最大的不同蔚来和其他车企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说成本控制,而是体验为王。如果要控制成本,就必须牺牲部分用户体验。这也是蔚来汽车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当然,蔚来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家庭的蓝海市场。但另一个优势是蔚来的用户价值高于其他新车品牌。秦立宏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蔚来来车的平均落地价一直在40万元左右的水平。在发售的三款车型中,价格最高的是8签名版,起价558万元,最低的6运动版起价358万元。最新的布7轿车起价448万元。但对于蔚来来说,虽然拥有高附加值的用户群,但蔚来的交付量一直难以提升,虽然 2020 年的交付量高于 2018 年和 2019 年的总和。官方数据显示,自2018年6月,截至2020年12月31日,蔚来已交付75641辆,其中2020年交付43728辆。在与合肥谈判融资过程中,媒体曾披露蔚来融资附加条件: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营收148亿元,上市3款;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 ,2020年至2025年总收入4200亿元,税收总收入78亿元。 2025年将在科创板上市。这类似于对赌协议,但这部分附加条件已经隐藏在双方共同披露的合作内容中。虽然具体数字尚未核实,但毫无疑问,蔚来的融资还是有条件的。对蔚来本身来说,要想出新车,提升销量也是必然之举。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李斌否认了蔚来长期降价的可能性。李斌认为,这是蔚来和特斯拉的区别之一。后者以成本为导向。随着零部件成本的降低,车辆的价格会降低,但仍然可以保持足够的利润率,这说明特斯拉这辆车是值得的。而且蔚来有自己的基因,有自己的路,不用去特斯拉拉(降价之道。李斌告诉新浪科技,这个行业确实有规模经济和降价的效果,但不是所有的都能达到那个水平。对于蔚来来说,可能是两三千到五六10000辆一个月,10000辆是明显的提升,但是从10000辆到20000辆,供应链或者其他成本没有区别,即使数量增加,也可能对原材料价格产生影响比如钴的价格会因为需求上升而上涨,这会影响电池的价格。秦立宏用了一个更直接的比喻,那就是特斯拉要做电动汽车时代的福特,而蔚来要做的就是电动汽车 7汽车时代之后的发布会,李斌在接受采访时补充说,福特在美国不再卖轿车了,但即使现在的价格不降,也不代表蔚来汽车将来不会变得更便宜是的。在成都,李斌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谈到了蔚来未来的车型规划计划。他表示,蔚来显然需要更小的三厢车,但这款车的推出时间不确定,而且不会更便宜。不排除是除了蔚来之外的新品牌,做小型车。但无论如何,蔚来的2020年依然是成功的,不仅彻底摆脱了股价一涨的惨状,而且车辆交付量也在不断攀升。 2021年,蔚来莱也迎来了开门红。 7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蔚来市值就突破1000亿美元。回首往事,力挽狂澜的李斌,或许是2020年最好的。然而,2021年蔚来面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一位蔚来内部员工这样描述:蔚来没钱的时候,很多决策都是正确的,但有钱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办。熬过2020年之后,蔚来需要证明自己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市值千亿的公司。